阿蒲

口味古早雷点高,两年一更坑品好

过年好!!!!!!
结束了,官方发的糖好甜!
简单repo:三叔盖章小哥户口落在吴山居;雨村两间房
舌甘!

对不起大家……我最近在沉迷追剧……磕剧cp和rps上头了

以前从来都是拒绝rps的觉得现实太虐,唉,最终敌不过真香铁律

让我缓缓,这周看能不能码完(其实已经写了一多半了觉得感觉不对就放弃从来了


【瓶邪】[哨向]意外产物4

吴邪迷蒙中觉得自己仿佛被分成了两半,身体似乎置于火海,大脑却是严寒凛冬。

他在冰火两重天的折磨下挣扎着醒了过来,刚醒便觉察出身体的异状。他喉咙干渴如同火烧,胸腔内有一阵阵电流激起,腰腿更是酸软不堪。

鼻腔被一股凛冽的味道侵袭,像是冰雪覆盖下松针的的香味,强势、冷漠、锋利,从吴邪的犁鼻器直刺入他的大脑,此时精神屏障如同虚设,软软地象征性阻拦了一下,瞬息后便被一举攻入。

吴邪喘息一声,腰身再次软得抬不起来。

他的精神世界与张起灵截然不同,仿佛现实世界的翻版。

微风、凉荫、泛着涟漪的湖面、盖满湖水一角的翠绿荷叶和垂入水中的柳条。

宁静、舒适、使人流连。

张起灵的精神力甫一进入便迫切舒展铺开,肆意侵犯着这片乐土。

链接

tbc

小哥的“让我进去”指的是进去深层的精神海找到精神体与吴邪绑定,不要想歪~~

我看我干脆改名叫卡肉蒲好了ORZ,下次一定一发完,不写完不发!

好发愁啊,有抢817票的妹子嘛,蹲守到现在没买到,本来打算激情码字的,哭了

【瓶邪】[哨向]意外产物3

因为职业特殊性,吴邪以前见过无数狂化的哨兵,古墓这种地方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对五感敏锐的哨兵影响很大,有时候甚至致命。

但是论破坏力和给人的压迫感,他所见过的那些人都不及眼前的闷油瓶。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看起来很安静,完全不像是一位狂化状态的哨兵。

胖子站在他身后挤眉弄眼做抹脖子的手势,示意吴邪几人不要轻举妄动。

然后他拿了一只麻袋比了个“OK”,吴邪和小花立马一人一边冲上去包抄。

这时张起灵动了,他飞快地一闪身躲过小花的攻击,接着左手擒住吴邪的肩膀右手扣住他的大腿,以常人看不清的动作一把将吴邪掼到墙上俯身压了下去。

吴邪感觉肩胛骨咔嚓一声,挣扎着大叫:“胖子你他妈愣着干嘛?!”

胖子怒吼:“他娘的胖爷三二一刚数了个三你俩就上了,还有没有点默契?!”

小花也怒:“你手那么短谁知道比划的什么!”

瞎子:“是啊是啊。”

胖子道:“靠!这还带人身攻击的!”

吴邪虚弱道:“……别吵了,谁来管管我……”

三人立刻闭嘴。胖子试探着小声道:“小哥,你看清楚点,那是吴邪,可不是粽子……”他往前迈了一步试图靠近,那边吴邪立马道:“别——”

张起灵的手往下一压,擒得更紧。他回过头冷冷瞥了胖子一眼,胖子讪笑着小碎步退了回去。

吴邪感觉像是十只海猴子压着自己,喘不上来气的同时也完全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就被暴走的哨兵咬断脖子。憋得他脸红脖子粗,加上此时正是两三点最热的时候,没一会儿他额头便沁出薄汗,他觉得有点渴,没忍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红润的舌尖刚探头便被灵敏的哨兵捕捉到,原本一动不动盯着吴邪的张起灵像终于等到猎物放松的蛇,迅速出击低头含住了柔软湿润的舌尖。

吴邪傻了,浑身僵硬任由张起灵含吻他的嘴唇。

不远处的三人齐刷刷发出一声“卧槽”。

吴邪回过神,他左右两边脑子似乎被分成了两个界限分明的区域,一半充斥着无数混乱的信息和感情,以及当下这个让他心跳过速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的吻。另一半则不断地告诉他淡定淡定,小哥他生病了,亲就让他亲吧,要顺毛摸,摸得他舒服了再一举接入他的精神网帮他找回理智。

于是他尽量让自己放松,含糊着小声叫道:“小哥、小哥……”

这实在算不上一个好的体验,他一张嘴便会让对方侵入更深,吮得他舌根发酸发麻,而这种感觉冲向大脑后又转而向下,甚至张起灵原本控制他肩膀的手转而摸向了他的后颈,在那一小段光滑的皮肤上来回摩挲,让吴邪脑子一阵阵发晕。

他终于没忍住闷哼一声,这一声终于让压在他身上的人放过了他红肿的嘴唇,转而去亲吻他的眼角脸颊。

吴邪总算喘口气,犹豫了一下,伸手将张起灵环住,抬头与他额头抵着额头——刚做出这个动作,张起灵便立马重新吻住他——“放松、放松……小哥”,吴邪低声呢喃道:“我是吴邪,我们认识很久了……”他的精神触手从与张起灵接触的地方伸出、缓缓渗入进张起灵的身体里。

“你还记得吗?这里是福建雨村,我们住在这里……”

张起灵的身体逐渐放松,吴邪闭着眼睛缓缓将自己的意识送入他的精神世界。

从远处往这里看,普通人看到的只是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的奇特情景。落入哨兵和向导眼中的,则是无数细碎的白光从吴邪体内散发出来,再将张起灵层层包裹住。

不远处,三个人排成一排蹲在门口阴凉处。黑瞎子举着手机录像:“S级向导对S级哨兵的治疗过程,难得难得,加点特效上黑市卖,一次五块赚翻了。”

小花问胖子:“哑巴张这么强的信息素标记你和吴邪居然没发现?”

胖子点了根烟:“一直这样,胖爷他娘的以为这是小哥和天真在一块的正常化学反应,就是有点难闻。化学你知道吧?就是那什么玩意和水产生氧气。”

小花:“……你们俩真是当代神人。”

吴邪感觉到面前的人在缓慢放松,继续道:“我到长白山接的你,你还记得吗,十年前你来找我告别……”

掌下的肌肉猛地紧绷,吴邪的精神力来不及撤回,被迅速捕捉并反入侵,他的精神世界被强势攻入、占领,吴邪整个人一颤,软倒在张起灵怀里。

他意识消失前听到小花大喊:“不好!他要对吴邪强行绑定!吴邪你在政-府登记过吗?测过你俩的契合度吗?!”

契合度过低的哨向强行绑定会给双方带来巨大的痛苦和不可逆的伤害。

吴邪强忍着被侵入的不适吼了句:“老子是个盗墓的,你他妈去政-府登记啊!”

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恍惚间似乎看到了张起灵的精神世界,是茫茫死寂的冰天雪地。

TBC

【瓶邪】[哨向]意外产物2

上一章

他们坐了下来,小花道:“你身上的信息素来自于张起灵,我之前跟他打交道的时候接触到过一点点。”

黑瞎子坐在另一张桌上表示赞同。

小花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表情怪异,他看着吴邪犹疑片刻,才试探道:“你们俩……结合了?”

吴邪正喝水,闻言呛了一声:“怎么可能?!”

小花摆摆手:“别在意,我只是问问。那……你们绑定了?”哨兵和向导可以短期绑定也可以终身,终身绑定的哨向会向对方开放自己的精神图景,彼此间建立起亲密的、独一无二的关系。

绝大多数终身绑定的人会成为情侣,进入到更深一层的身体及精神结合状态——据说结合过程中肉体神经系统和精神世界会同时受到极大的刺激,带来“人类几乎不能想象”的、比刺激大脑中枢更强烈的快感,实力越强、匹配度越高的哨向结合过程越久,体验到的感受也就越强烈。有人将这个过程称为“极乐”,更不乏享乐之徒为体验这种感觉而找人匆匆绑定的。

当然也有少部分人仅仅终身绑定而不曾结合,多见于父母与孩子、兄弟姊妹,或对对方极为信任的好友——最后一种情况最少见。

“也没有。”

小花皱眉:“那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排异感,我都感觉到了,更别提其他哨兵。”

远处的黑瞎子捏着鼻子,表情看起来十分有压力。他听了很久这边的对话,此时忍不住开口道:“那我冒昧问下,您二位现在是个什么关系?”

吴邪想了想,反问道:“你觉得呢?”

这十年来有无数人问过他这个问题,起初他会回答“兄弟”、“朋友”,后来渐渐懒于应付,干脆沉默以对。土夫子本就是一群怀揣着巨大恶意毫无善恶廉耻观的人,道上关于吴小佛爷和哑巴张的逸闻一直不断,刚开始吴邪还会对此有所反应,到后面已经麻木,他有无数重要的事情要做,实在无瑕理会这些拿他打趣的流言。

如今黑瞎子再提起,吴邪想想,会让人觉得他们有更深层关系的原因大概是他表现出来的对闷油瓶的在意超出了一般人所理解的“兄弟朋友”的范畴。

但吴邪扪心自问,如果把张起灵换成胖子,他也是会倾尽全力拼了命地去把胖子从门里捞出来的。

只是胖子这人很简单,背景远不如张起灵复杂神秘,所以他耗费多年时间,用以追查张起灵的过去、寻找他的踪迹、追赶他的脚步。

他在迷雾中摸索了十年,张起灵是他唯一的明灯。

好奇或许是吴邪最大的性格弱点,与心软一累加便几乎致命。他将人生中最辉煌的几年用来跟另一个人的过去缠斗,每当精疲力尽便想起还有人生死不知。于是他开始与时间争斗、出卖生命。

他脑子里关于张起灵的信息太多了,过去的现在的挤挤攘攘。蛇毒使他在时间长河里游走,然而几千年的杂乱记忆也没有覆盖掉张起灵,最后反而成了他握在手心、藏在心底的最深刻的执念。

黑瞎子叹了口气,对小花道:“传说中的Bromance。”

接着他转头认真打量了吴邪几眼:“我很好奇,张起灵就不提了,你没有性欲的吗?”

吴邪下意识反驳:“当然有,但我太忙——”

话没说完就被黑瞎子打断:“拉过女孩儿的手没?”

吴邪道:“话不是这么说——”

“那怎么说?对男人呢?有兴趣吗?”

吴邪坚定摇头,脑子里突然想起他曾幻想过的闷油瓶穿旗袍的画面,再结合黑瞎子的话,猛地打了个激灵。

瞎子已经唉声叹气:“花儿爷啊,师门不幸啊……你们老吴家摊上你算是倒大霉了。”

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原计划的泡脚也没有实行,大家仿佛各有心事,回去路上一路低气压,沉默着抵达雨村。

下车后气氛才略微活跃起来一些,吴邪说胖子晚上做这边的特色菜吃,酒也已经买好,为他们接风洗尘。

吴邪在拿后备箱他们带来的东西,黑瞎子对土酒感兴趣,便跟小花率先顺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吴邪此时脑子尚有些乱,跟在他们后面缓步走着,突然间听见“砰”一声巨响,接着便是瞎子大骂了声脏话。他疾步过去,入眼的是几乎碎成粉末的大门和被击飞出去几米远捂着胸口痛呼的瞎子。

见吴邪过来,黑瞎子对着他骂道:“估计错了,只有你他娘的是个呆瓜!靠!”

tbc

吴邪:我们是兄弟情!兄弟情!

唉,一写到十年就很容易写煽情,写着写着恍然醒悟我要写的是小甜饼啊这个太正了,掰回来掰回来。

注(百度百科):Bromance→指两个男性之间与性无关的亲密关系,也是“求同”类密友的一种形式。可在古希腊的历史里,哲学家们提到的最崇高的爱往往指同性恋之间的爱慕,而Bromance的前提则是两个男人都无性方面的需求。

【瓶邪】[哨向]意外产物

孩子是一次意外的产物。

2005年夏,张起灵作为张家族长兼最强哨兵进入了青铜门,在门内孤守十年。十年后吴邪带人接回了他,二人隐居雨村。此后很久道上都没有这两个人的消息,传言纷纷,其中流传最广的一条是说张起灵的精神网崩溃了,吴邪牺牲自己与他彻底绑定,以便将张起灵从“门”里真正地拉出来。

然而流言不可证,真相如何也只有当事寥寥几人知晓。

吴邪至今仍记得张起灵突然失狂的情形。

那时他们刚到雨村。夏末的福建潮湿闷热,刚把所有事都料理完画上句号的吴邪意思懒懒,身心皆处于长久习惯了高压而猛然间发现无事可做的迷惘倦怠中,以至于竟未第一时间发现张起灵的异样,直到他失控。

那天吴邪照常和胖子在屋顶翻晒咸菜,张起灵躺在屋檐下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中途吴邪接到小花的电话,说他已到县城,之后的路找不到导航,需要吴邪去接。雨村地处偏僻,他们家平时很少有客人来访,小花这次来一来是有些事需要跟吴邪商量着扫尾,二来祝贺他们乔迁。

吴邪答应几句便洗手拿钥匙准备出门,胖子吵吵着让他带几包烟回来,他抽不惯村里的土烟。

吴邪应好,又问张起灵:“小哥有什么要带的?”

张起灵睁开眼反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吴邪后来想起这段对话,总懊恼自己不够机敏,他本应该这时就发现张起灵的不对劲,以他闷葫芦的性格,怎么会黏糊糊地让吴邪早点回来,何况吴邪并非出远门。

而此时的吴邪只是愣了下,道:“说不好,小花没吃午饭,带他去吃个饭洗个脚再回来。”言下之意起码要到晚上了。

张起灵顿了顿,道:“你过来。”

吴邪不明其意,却还是听话走了过去。谁知刚走近,张起灵就猛地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拽着倒下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胖子怪叫一声,挤眉弄眼吹了个口哨。

吴邪自己也闹了个大红脸,他跟张起灵之间很少有主动的亲密接触。两个大男人,表达友谊的方式也只是“尽在不言中”。

张起灵一触即离,让吴邪觉得更像是他要去面对尸蟞了,闷油瓶给他打个记号表示此人我罩的,邪祟勿侵。

张起灵抱完就头一歪又睡过去了,留吴邪不尴不尬地呆站了一会儿,踌躇道:“那我走了?”

张起灵没动静。

吴邪便一步三回头出了门。

等他开车到县城,解老板已找好了城里最贵的一家饭店。吴邪在门口未见花儿爷芳踪,先闻一阵大笑声。

这笑声显然不是小花的。吴邪一阵头疼,推开门道:“你怎么也跟来了?”

黑瞎子道:“不孝!师父不能来吗?”

他笑嘻嘻地起身,玩笑道:“过来看看你新家,退休生活怎么样?”边说边走过来作势要揽吴邪,然而还没靠近便一皱眉,接着急步后退,“这么大味儿!”

吴邪抬胳膊闻了闻:“什么味?我洗澡了啊?”

黑瞎子正色道:“排斥异性的味道。”

吴邪:“滚,老子跟你是同性。”

说话间小花走了过来,严肃道:“吴邪,你身上有很强的、排异性哨兵信息素的味道,你没发现吗?”

他再说到“很强”、“排异”的时候语气明显加重。

吴邪茫然地看着他们。

小花看了看他,笃定道:“你习惯了。”

tbc

废话系列:

兄弟们,我回来啦!

这篇是很久很久之前两个妹子的点梗,一个说要看哨向(@A-医生)一个说要看小哥失去意识强制( @流漪 ),于是相结合产生了这篇,估计她们自己都忘了哈哈哈,更有可能已经取关我了(真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说是哨向,其实是哨向+ABO,设定都有信息素只是一般情况下闻不到,没有精神体。

《映绣》和《黄沙镇》其实早就想好了后续发展,只是一直没空写(却有空开新坑),《生理重构》我看很多人说看不到了,我这里可以看到的,看不到的话后面我在微博放一下。微博:@阿蒲apu 微博不常用不过可以蹲一下

晚安大家,2020年再见哈哈哈哈

生理重构缺失章放出了,点合集可以看


有件很悲桑的事。

老板突发奇想,找我说你这边有会写故事的吗?最近看了流浪地球,有这么一个想法balabala

我实在头大,坑了新媒体同事一把,说该同事浸淫新媒体多年,文笔好构想佳。

老板遂找我们开会,罗列他想要的ABCDEFG点点家百万字科幻文中会出现的内容,并要求汇总精练写一篇【短篇】【科幻】小说出来,这周交。

同事表示要掐死我,并表示要死一起死强行拖着我一起梳理背景逻辑。

我说我专业不对口实在不会写小说,同事不听不听不听。

于是乎这周又要加班了

这难道就是我拖更的报应吗

丝瓜!把他俩给我捆死!
拍照技术奇差(T▽T)

跟大家说一下哈,我部分文先锁了,过了这段时间再在微博整理下合集

爱你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