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蒲

口味古早雷点高,两年一更坑品好

跟大家说一下哈,我部分文先锁了,过了这段时间再在微博整理下合集

爱你们=3=

【瓶邪】[论坛体]zql是不是疯了?

预警:娱乐圈粉圈论坛体,涉及掐架,有些用词比较过激,慎入慎入

【瓶邪】[论坛体]zql是不是疯了?

zql是不是疯了?上个半死不活废物中老年综艺不说,还跟wx一起?嫌被吸血不够是吧?

他是不是被下降头了?

№0 ☆☆☆==于x年-x月-x日留言☆☆☆

 

十八线就不要打缩写了厚不厚,眼睛疼

№1 ☆☆☆= =于x年-x月-x日留言☆☆☆

 

风里雨里瓶邪等你[心]

№2 ☆☆☆= =于x年-x月-x日留言☆☆☆

 

1l梦里的十八线???空降guna

№3 ☆☆☆= =于x年-x月-x日留言☆☆☆

 

这两家居然还有唯粉?瓶邪不是捆了十年了吗?

№4 ☆☆☆= =于x年-x月-x日留言☆☆☆

 

npfy又缺钱了,徐磊给我死!!!!!!!

刀刀刀刀刀刀

刀刀徐磊刀刀

刀刀刀刀刀刀

№5 ☆☆☆= =于x年-x月-x日留言☆☆☆

 

4l,03年吴邪出道开始,13年了谢谢。

№6 ☆☆☆= =于x年-x月-x日留言☆☆☆

 

唯粉撕B扯头花,正主亲亲爱爱三年抱俩,十三年了,何必呢姐姐们,吴邪能生的话张小邪都该上初中了,大噶握手言和共同奔赴瓶邪社会不好吗?

№7 ☆☆☆= =于x年-x月-x日留言☆☆☆

 

吸你[马]血!楼主出门看车,有这功夫不如关心关心你家废物蒸煮,多买几张电影票免得电影血扑收不回本,最后再让吴邪下场扶贫。

№8 ☆☆☆= =于x年-x月-x日留言☆☆☆

 

吴邪V:#张起灵再别长白#小哥演得太好了!转发抽100位送电影票。

已经下场了……

№9 ☆☆☆= =于x年-x月-x日留言☆☆☆

 

楼主开楼护楼啊,什么牛鬼蛇神都跑进来了

№10 ☆☆☆= =于x年-x月-x日留言☆☆☆

 

护个鬼,看BT主楼,LZ自己就是个黑

此帖已深山,踢走张起灵吴邪,以下回帖都是黑

此帖已深山,踢走张起灵吴邪,以下回帖都是黑

此帖已深山,踢走张起灵吴邪,以下回帖都是黑

№11 ☆☆☆= =于x年-x月-x日留言☆☆☆

 

你哥就好这一口啊,吴邪出道以后他就没有出过自己单独的作品了吧,电影有他必有邪,郎情郎意双双对对,现在终于不甘心只拍故事了,要把真实的婚后生活展现给大家看!你们平时不都嫌他营销太少见不着人么,这是好事啊姐妹们

№12☆☆☆= =于x年-x月-x日留言☆☆☆

 

楼上不要cos粉,不期待这破节目谢谢,等cut版。

№13☆☆☆= =于x年-x月-x日留言☆☆☆

 

帮贴

雨村节目组官微V:本周六晚20:00,《雨村》第一期!@吴邪 @张起灵 带你寻访千年雨村背后的故事——雨村节目组官微的微博视频

№14☆☆☆= =于x年-x月-x日留言☆☆☆

 

啊啊啊啊啊!!!!

№15☆☆☆= =于x年-x月-x日留言☆☆☆

 

这个预告!妈妈他们是天使!!!后期加鸡腿!!!

№16☆☆☆= =于x年-x月-x日留言☆☆☆

 

看完预告片竟然有点想看,吴邪在哥面前居然是这个画风吗!我一直觉得他很大佬的,你区不是传言他背景很深么,一出道徐磊就力捧,还拉我哥给他作配。

№17☆☆☆= =于x年-x月-x日留言☆☆☆

 

他一直很甜啊,ls哪里吃来的洗脑包,你以为“天真”这个外号是胖爷跑火车叫的吗?

№18☆☆☆= =于x年-x月-x日留言☆☆☆

 

激情产出百万字瓶邪种田文!姐妹们等我!!!

№19☆☆☆= =于x年-x月-x日留言☆☆☆

 

他只在你哥面前甜好不好,上次张海盐还发po说想找小哥拍电影结果吴邪不让,说见面可以给他批条子带走不行。批条子,品品

№20☆☆☆= =于x年-x月-x日留言☆☆☆

 

Ls别暗搓搓发洗脑包黑吴邪好吗?张海盐拍的那什么烂片,接了就等着你哥身价暴跌吧,隔段时间就有姓张的找上门攀亲戚非要合作,吴邪看在兄弟一场帮忙拦着有问题?

№21☆☆☆= =于x年-x月-x日留言☆☆☆

 

yjgj 小哥是个成年人,拍了这么多年电影影帝奖杯都捧回来好几樽了,需要吴邪帮他挑剧本?承认你邪占有欲作祟那么难?

№22☆☆☆= =于x年-x月-x日留言☆☆☆

 

邪粉给楼上解答,早年他刚出道的时候真的甜,入行不久啥都不懂,脾气好心又软,徐磊说他是个“水一样的男孩子”真没说错,温润如玉本玉了,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才大佬起来,但对内还是甜啊。

№23☆☆☆= =于x年-x月-x日留言☆☆☆

 

对♂内♂ 今天的瓶邪解绑帖依然失败告终

№24☆☆☆= =于x年-x月-x日留言☆☆☆

 

Xl艹出来的人设你们这么zqsg,笑死人了

№25☆☆☆= =于x年-x月-x日留言☆☆☆

 

人美心善说的就是邪邪惹

№26☆☆☆= =于x年-x月-x日留言☆☆☆

 

guna!艹人设一艹十三年???你怕不是石乐志,你灵先签的npfy,照你这么说也是徐磊艹的人设咯?让我来算算你灵出道多久了,哎呀,五十年有了咯

№27☆☆☆= =于x年-x月-x日留言☆☆☆

 

……李涛,小哥究竟出道多久了,我怎么记得从小就看他的电影电视剧,上次吴邪采访也说从小看小哥作品长大,吴邪都快四十了吧,所以小哥……?

№28☆☆☆= =于x年-x月-x日留言☆☆☆

 

……这是你区十大未解之谜,讨了足足十栋楼没出结果,百度“张起灵 年龄”能出来三十多万条。让我们放置,来磕一口老少恋,真香

№29☆☆☆= =于x年-x月-x日留言☆☆☆

 

怎么看你们掐架跟打情骂俏似的……还有人陪我跨栏涛一毛钱雨村么?

№30☆☆☆= =于x年-x月-x日留言☆☆☆

 

有什么好涛的,狗粮番预定,已经麻木了,我圈现在视频都不剪了,太太们全都躺平张嘴等喂糖,真是悲哀

№31☆☆☆= =于x年-x月-x日留言☆☆☆

 

嚯!瓶邪解解大气!@各圈美帝 来康康什么才叫大国风气

№32☆☆☆= =于x年-x月-x日留言☆☆☆

 

楼上挑货滚!

你们真的要顶着这个楼名聊吗?出去重开一个或者回专楼不行吗?

№33☆☆☆= =于x年-x月-x日留言☆☆☆

 

重开了,大家移步

№34☆☆☆= =于x年-x月-x日留言☆☆☆

END

说是徐磊艹的人设好像还真的没错哈哈哈哈
 为了写这篇去蹲了一下娱乐圈相关论坛小组,不过写出来的还是没什么梗,大家随意看看

一些缩写:

npfy=南派泛娱

yjgj=有句港句=有一句讲一句

zqsg=真情实感

李涛=理讨=理性讨论

石乐志=失了智

其他应该都能看懂

诸君,我写了篇娱乐圈论坛体,但自我感觉相当之糟糕,还没写完,在纠结干脆删掉还是发出来大家娱乐看看得了(T_T)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我果然不会写论坛体,但是很想看!尤其想看刘丧视角或者粉丝视角的那种,求推推推推

T太太的都看过啦


【瓶邪】映绣(七)

吴邪脱下长衫,天气热,他里面只穿了件单薄的里衣,衬得腰肢细瘦。他裤脚也有些湿,不太明显便没换,一转脸却发现张起灵拿了条新裤子过来。

他拿的是现下年轻人中时兴的洋装西裤,吴邪笑道:“怎么拿这个?我好久没穿了。”他从前在家的时候也穿这种,后来自己出来管铺子,打交道的都是些旧式人,一些习惯便慢慢改了。

因为不穿,家里也没有备这样的衣服。吴邪翻开看了一下,果然是张起灵的尺寸。

“凉快。”张起灵道。

长衫里一层外一层,看着确实有些闷热。

但这洋西装也不见得凉快到哪去。边上还放着衬衫马甲,平时也没见张起灵穿过,张家跟洋人有些生意往来,估计是他家那位“大内总管”张海客搞来的。

他们俩身形相仿,只是脱了衣服张起灵更健壮一些,衣服大致合身。

吴邪大大方方脱衣服,一边脱一边道:“马甲我不穿了,热,反正在家里。”

他果真热了,些许碎发被汗液打湿,贴在后颈。

张起灵帮他拨开,手顺着滑下去捏了捏,吴邪仰头长长“嗯”了一声。他脖颈线条很纤长优美,往后仰时姿态相当漂亮,张起灵停住了。

“小哥?”吴邪刚觉得有点舒服,后面就不动了,干脆整个人趴到了榻上,挪了挪示意张起灵坐下来,自己将脸埋进枕头里,含含糊糊道:“再给我捏捏。”

他上半身光裸着,裤子也要脱不脱,张起灵拉了件衣服盖住他的后背,这才伸手盖住他后脖子。

才捏了没两下,就听吴邪的呼吸声变得低缓,张起灵俯下身去,撩开遮住他眼睛的头发,见他已经闭上眼,轻拍了他几下,道:“吃了饭再睡。”

吴邪低声嘟囔:“我没睡。”

张起灵又拍拍他。

吴邪头埋在枕头上蹭了两下,无奈睁开眼,翻了个身揽住张起灵:“不睡不睡,我穿衣服。”他顺着起身的动作在张起灵嘴巴上响亮地“啵”了一口。

张起灵回吻他,揽着腰将人扶起来,手在光滑的脊背上摩挲。

片刻后,吴邪跟他分开些距离,微喘道:“不是要去吃饭么。”

张起灵给他顺顺背,拿来衬衫披在他身上,道:“伸手。”

吴邪依言伸手穿过衣袖,张起灵帮他系扣子。这件衬衫的料子冰凉凉的,温热的肌肤贴上去不太舒服,张起灵的手再似有若无地一碰,吴邪胸口两点便擦着冰凉的衣料挺立起来。

气氛霎时变得暧昧。

“小哥。”吴邪突然开口。

“嗯?”

“这件衣服你穿过吗?”他问。

张起灵低头看他,吴邪头发有些乱,脸上带着潮红,嘴唇微肿,丝毫不见平日里从容悠闲的模样。

“穿过一次。”他说。便见吴邪眼睛泛着水似的看他。

张起灵给他系扣子的手停了下来,目光沉沉:“不饿吗?”

“不饿。”

Tbc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先放上来试试

继续短小。啊,好卡啊,卡肉真是我的日常习惯……

有时候我感觉他俩其实是这样——

邪是觉得他们的感情是一次次出生入死的积淀

但哥可能在某个瞬间就觉得这个人是他生命里的与众不同,也许是在他说“至少我会记得”的时候,然后一眼万年从此你就是我媳妇了哈哈哈哈。

长白送别的时候哥盯着邪看,邪反应是:“我身后有怪物吗?”

哥愁得抽烟。

而且邪这个人面对哥怂得很,明明已经把人带回家了,对着外人说见族长找我批条子,但面对哥秒怂,不敢要求小哥什么,不敢让他为他停下脚步的感觉。

我写的日常大部分是邪视角所以一般写起来都说是慢慢积淀的感情,但我很想看哥视角的啊!有哥视角推文吗蟹蟹大家!

#今日份的CP粉自嗨#


【瓶邪】映绣(六)

从铺子后门绕出去,穿过竹林,吴邪的园子里少有人声,只有风吹过时竹叶“刷刷”的声音,以及时不时的虫鸣鸟叫。

如胖子所说的那样,这里花草不少,都修剪得很规整,高处有一弯细水蜿蜒流下,顺着幽深弯曲的小道汇流入低洼处,那里是一个小小的水泊。

水里没养鱼,却养着几只大白鹅。

吴邪此时正坐在小板凳上喂鹅,张起灵的脚步很轻,走近了才发现他是支着头在打盹,脑袋一点一点的。

领头的大鹅叫了几声,吴邪一下子惊醒,身子一动,被张起灵按住了肩膀。

“小哥?”吴邪还有些迷蒙,扶住张起灵的手转身看他。

张起灵反握住他的手,说:“吃饭了。”

两个人却都没动。

半晌,张起灵蹲下身来与他视线持平。

吴邪笑道:“你要抱着我走吗?”

张起灵作势欲抱。

“别别,”吴邪拦住他:“跟你说笑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小哥,你来杭州,吃得惯这里的口味吗?”

张起灵道:“都好。”

吴邪叹了口气:“可是我怕我不习惯北方菜。”

他虽自启蒙后便跟着父母叔叔在京城常住,但到底是南方人,幼时的生活习惯决定了后来的喜好,也许这一生都不会变了。

但这话出口后吴邪又立刻后悔,接着道:“我胡说的,当年在你家住了那么久也没觉得不习惯。”

他带着些歉意道:“这两天事情太多了,我总是糊里糊涂的。你别往心里去,小哥。”

张起灵看着他,过了许久,才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柔声道:“你不想去就不去,南方无战事,你留在这里我也会安心。”

“不成。”吴邪想也不想地拒绝:“你不可能一直留在这儿,万一北边战事吃紧,一打三五年都是常有的事,到时候小宝都要不认识你了。”

“再说……你安心,我也不安心。”

四目相对,张起灵亲了亲他,低声道:“好。”

吴邪穿的是长衫,他坐在水边久了,下摆被打湿些许,便道:“我先回去换件衣裳。”

张起灵“嗯”了一声。

吴邪看着他,促狭之心忽起,道:“我这两天总犯困没胃口,你要不要给我把脉看看,小哥?”

张起灵诧异地看他一眼,依言给他卷起袖子,握住了他的手腕,又让张嘴伸舌头,观察片刻后说道:“脾虚湿热,甜腻的东西吃太多了。”

他不赞成地道:“你这两天总是陪阿棘玩到很晚,要早点睡。”

“是、是。”吴邪好笑地看他:“别的没有了?”

张起灵道:“多喝水。”

吴邪气极反笑,揪了把青草叶子扔给讨食的鹅群,嘟囔道:“呆头鹅。”

他起身欲走,不想却被张起灵拉住。

“暑热伤脾胃。”张起灵帮他将卷起的袖子放下,眼底盛满笑意:“你还想知道什么?”

吴邪不由脸上有些热:“没什么。”

“现在没什么。”张起灵慢慢地抚平他的袖子,“以后说不准。”

TBC

继续短小君~

【瓶邪】映绣(五)

吴邪这个人好奇心很重,又不开窍。

“天真无邪,说的就是他。”胖子说:“别看他现在一副狐狸样,从前可好骗了。”

吴邪觉得张起灵这个人不错,虽然闷了点,但很够意思,又不想回家继续受家里人管教,便留在了东北,对张起灵和他三叔之间的暗流涌动一概不知,开开心心送他三叔回去,又开开心心转身回了张家。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胖子干咳了一声:“我把他骗出来的。”

胖子是个倒斗行家,他跟朋友去东北的深山里盗一处大墓,没想到墓里机关险恶,同行的人全都丧命,只有他一个活着爬了出来,他屡次想再进去,却又次次都失败,最后不得已,找上了张家。

“小哥在这一行里是老祖宗,这墓里机关太多了,别人都开不了,只能找他。”胖子解释说,“小哥”就是张起灵。

但胖子不认识张起灵,他是个“散客”,不像很多盗墓家族有组织有规则,也接触不到张起灵这样的人。他在张家墙根底下蹲了三年,才终于等到了吴邪,等到了机会。

吴邪不像张起灵那样见一面都难,胖子起初也不知道吴邪是谁,见张家的人对他很是客气,又是一副少爷做派,觉得多半是张家的重要嫡系,便寻了个机会搭上了茬。

吴邪爱听故事,喜欢字画古玩,常在当地的文玩胡同里逛,他家学渊源,是真是假一眼就能辨明,脾气又软和,待人以诚,胖子起初还存着利用他的心,到后来却是真心交了这个朋友。

这是后话了。吴邪虽然聪明,但他自幼被家里人眼珠子似的照看着长大,对市井上的歪门邪道不甚熟悉,买东西的时候险些被老板的女儿讹上,胖子便瞧准了机会解了围。

“你是不知道,天真以前那长得,水灵灵的,穿个白毛领袄子就跟大白兔似的,不讹他讹谁!要不是找他有事,我也敲他几竹杠!”胖子中气十足,说起往事来悔得直拍大腿。

一来二去的,两人便熟识了。

胖子心里存着事,一边是自己刚交的朋友,一边又是多年的执念。但当时两人才刚认识,这声“朋友”虚得很,胖子狠狠心,心想大不了到时候只带他进墓前段,事成了雇个当地人再把他送回来。于是便找了个晚上把吴邪骗了出来,让他遣散了随从,然后胖子一手刀劈晕了他,直接把人绑进了山里。

“这事我做得太不地道,我自己想起来也后悔,差点害死了小哥。”胖子叹了口气。

张起灵自然如胖子所想,找到了他们的踪迹并追了过去,但胖子想得太简单了,他跟吴邪一进墓就已然入局,这墓凶险异常,张起灵几乎赔上了性命才把他们救出来。

“小哥被我们挖出来的时候都快没气了,幸亏他底子好,张家神通广大硬是给救了回来。要不是胖爷在里边替天真挨了一刀被剖了肚子,估计他能掐死我。”胖子感慨道,他非要拉开衣裳给映绣看当年的伤疤,映绣吓得连忙闭眼扭头,胖子哈哈大笑,原本紧张的故事气氛一消而散。

映绣不由羞愤,觉得胖子在唬人,哪里那么多机关墓穴神神鬼鬼呢?而且看吴老板文文弱弱的样子,也不像盗墓贼呀。

“你不知道,这世上的事情千奇百怪,就说小宝吧……嗯,小吴儿子,他有两个爹,怎么来的呢,小哥体质特殊,他们家一般都是族内通婚,很少跟外人有牵扯,但因为下墓啊打仗,都是些危险活,张家女人很少……扯远了,他家有种蛊,给母体种下,不管这人是男是女,他都能生孩子。”

“你说我说的是真的假的?”胖子一笑:“谁知道呢?”

胖子后来想,张起灵没杀了他的原因大概除了他救了吴邪,还有就是他给他们俩牵了线保了媒。患难见真情,这两个人与对方一起经历了九死一生,回去就火速订了亲。

日光更炽,屋里屋外都隐隐传来了饭香,胖子起身道:“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了胖爷带你去吴邪园子里转转,他这个人讲究,花花草草种了不少。”

映绣此时哪有心思吃饭,她满脑子都是胖子刚刚讲的故事,还有他说的“是男是女都能生孩子”,难不成吴老板的儿子是他跟男人生的?

这怎么可能?

映绣觉得自己魔障了,本就是当个故事听的,这个胖子看起来很不着调,多半是哄她玩的。

但她一时又想起吴邪的儿子,惊觉小孩其实与他两个父亲都长得很像,只是张起灵气质独特,乍一看让人印象更深罢了。

TBC

尽快把这篇写完TVT其实这篇的生子设定跟《黄沙镇》是一样的,因为我本来打算当成黄沙镇番外写的……

【瓶邪】映绣(四)

吴老板的“妻子”是个男人,这个消息带给映绣的震惊程度不亚于当初吴邪告诉她自己已有家室。

她稍加思索,便反应过来王盟故事里的“张族长”就是“张起灵”,也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再结合背景一想——她再怎么闭目塞听,东北张家的名声事迹总还是知道一些——此人的身份昭然若揭。

映绣从前听人提起过这位族长,只是他们习惯以他的职务或军衔称呼他,所以一时没能对上号。

性别、身份上的巨大差异让映绣一时难以把这个人跟自己假想中的吴邪的“妻子”联系起来,她和张起灵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彻彻底底不同甚至可以说相反的两个人,这叫她生不出一点嫉妒或厌憎,甚至因为曾经听说过的一些战场上血腥可怖的流言,使她觉得对方有点可怕,就连对吴老板的爱慕在此时也不由化作了浓浓的担忧。

这个人看着脾气可不好,吴老板不会遭人欺负吧。

映绣想起王盟刚刚说的故事,吴邪是被人强留在张家的,一转眼又看见面前的人腰间还别着刀,军靴上的马刺没卸掉,闪着寒光。她自幼长在江南富庶之地,对战场上的人和事都只听过没见过,乍一见张起灵,心生惶恐,小声问了句好,便不敢再说话。

张起灵淡淡扫了她一眼,没作声,往内室去了。

映绣正心里惴惴,外面一道粗豪的笑声由远及近,“你爹爹咋又睡了?跟你爹进去看看,是不是要给你生个小弟弟了哈哈哈——”

映绣顺着这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马褂的胖子抱着吴家小少爷走进来,一看见她,笑声戛然而止,胖子顿了一下整了整衣领,正色道:“这位小姐是?鄙姓王,吴山居老板的朋友。”

吴小少爷道:“这是崔姑姑,住我们家隔壁。”又跟映绣问好。

映绣刚见过张起灵,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此时见了这孩子,恍然间觉得自己似乎又见了一个缩小版的张起灵,小孩沉静乖巧,看人时的神态竟与张起灵像了十成十。

可这不是吴老板的孩子吗?

胖子把孩子放下,拍了他一下,道:“去找你爹。”

小孩应了一声,十分沉稳地迈开步子进去了,映绣刚要夸赞他几句,便听见里面“噔噔噔”跑了起来,隐约听见一声清脆欢快的“爹爹”。

映绣不由一笑。

“崔小姐——”胖子笑得见牙不见眼,拉着映绣要招待她喝茶。

映绣心想我一上午喝了不少了,但耐不住人家热情,只好又坐了下来,听他讲他和吴邪张起灵的往事。

TBC

非常非常短小的一发,大家先看着……

【瓶邪】映绣(三)

映绣(一)   映绣(二)

预警:①原创角色(女)暗恋吴邪,第三视角 ②生子

也许是映绣爹走动得勤了,崔家跟吴家逐渐熟悉起来。映绣闲来无事,也会去吴山居铺子里逛逛,或是看看吴老板新收来的画作,或是给自己买几方造型好玩的砚台。

又或者,她自己也还存着些别的心思。

只是吴老板贵人事忙,起先映绣还能在铺子里遇见他,渐渐的,来十次也见不着一面了。

倒是常在铺子里打瞌睡的小伙计会打起精神来跟映绣说说话,他的话题就是他家老板,他爱说,映绣也乐意听。

她说不清楚自己对吴老板是怎样一种感觉,少女头一次有了思慕的对象,听到他的名字就觉得心动,想到这个人就心生欢喜。

但缘分一词难以捉摸,我喜欢你,你却已经有了如我喜欢你一样喜欢着的对象。

一想到这里,沸腾着的满腔欢喜立时被浇灭,变成了难以言喻的苦涩。

小伙计叫王盟,跟了吴老板不少年头,映绣催着他讲吴老板跟他妻子的事,好像听多了,自己的一些念头就会被慢慢打散了。

吴邪的“妻子”叫张起灵,映绣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最后将原因归结于这个姓比较常见。

吴邪和张起灵相识于少年时期——是吴邪的少年时。

“当时三爷在东北惹了事,带着小三爷求上了张家,在他们家住了一个月……”

映绣没有见过更年轻一些的吴老板,在她看来吴邪现在年纪也不大,但当初可能要更青涩一点,不是现在八面玲珑的样子,但也必定是个招人喜欢的翩翩少年郎。

吴三省不靠谱,刚到东北,就带着侄子跟人掘了当地一处大墓,地头蛇被人截了胡,命人追杀了他们十几天,吴三省最后实在熬不住,贿赂了一个大兵,让人把他带到司令府,自首。

可怜吴邪小小年纪,被三叔带着饥一顿饱一顿的逃亡,别人看他谈吐不凡,一问,才知道是京城吴二白的侄子,忙奉为座上宾。

但转念一想,他三叔又是个盗墓贼,按律应处以流刑的罪犯。

这可难办,只能等族长回来处理。

东北被张家虎踞,势力盘根错节,家族内部铁板一块,族规更在国法之上,对张家的实际掌门人并不以职务相称,只称呼“族长”。

张族长治下严谨,对外也是铁血手段毫不留情,吴三省只想保住一条命,按律法处置他好歹还能活着。

他心里有些别的打算,养兵最是费钱,他手握着全国各地各处大墓的线索,如果能说动张家合作,他不仅能顺利脱身,钱财宝藏更是唾手可得。

照理说张族长按律治军,也按律拿人,吴三省这么做似乎是在明目张胆地去扯老虎的毛。但吴三省能这么想自然有他的道理,他在进了张家之后发现张家有一些年轻人手指有异,食中二指奇长,就算是天生的畸形手,这人数也太多了。

接着他又嗅到这家里似乎有些土腥味。吴三省是个老江湖,盗墓的经验很足,他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那异于常人的手指是发丘中郎将的功夫,这张家监守自盗,是个盗墓贼的老窝。

这么一说,吴三省脱身的机会看似很大,他本就打算把盗来的财宝交一部分给张家以表诚意,再来他也算是拿住了张家的把柄。

但他错估了张族长的性情,又或者说他手里的东西张家看不上眼,人家别的不要,只要他手上可以使得动吴家全部生意人脉的家主戒指。

要命还是要戒指,吴三省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样的难题——就算此时他把戒指交出去保住了命,等回了北京,他二哥还是会把他千刀万剐以祭先祖的。

张族长晾了他们三天,堂堂吴三爷提心吊胆过了三天,留不想留走又不敢走,差点憋出病来。

最后还是吴邪自告奋勇说去找张族长谈一谈,就是这一谈,谈出了问题。

张起灵不要戒指了,要吴小三爷人留下。

映绣道:“等等等等,你说……张起灵?”

王盟道:“是啊——哎张老板,您回来了?”他连忙起身。

映绣随着他的动作看过去,见到了自己上次从窗口看见的那个穿军装的男人。

她低声问:“这位是?”

王盟小声回答:“就是刚刚说起的张起灵,张老板啊,我家姑爷。”

映绣瞠目结舌。

TBC

突然更新.jpg

经常看到有姑娘问“能不能催更”或者“知道催更不太好但是想催一下太太更新”,这里跟姑娘们说一下没关系的,也没啥不好的,我是个挺随意的人,有灵感了就写没灵感就停,挺不负责任的,说断就断(以前还会跟大家说声抱歉现在脸皮厚了都不说了哈哈哈,还是要跟一直等更的姑娘说声抱歉,经常会停更连载的文,让大家久等)。所以经常不更文的时候也不敢上lof回复大家啊什么的,担心让人觉得你有时间刷lof没时间更文嘛哈哈哈,催更没事,本来就是我自己很久不更的问题,只要大家语气好点就行,语气重了我玻璃心发作,么么哒=3=

PS:《黄沙镇》也还在写(不是今天)~

【瓶邪】腹肌

闷油瓶的身材很好,这些年来我看过无数次他光膀子的样子,盘靓条顺可堪称倒斗界帅哥第一人。

我原本对这件事持无所谓态度,一来我自己外表也不算差,二来也许是因为从认识闷油瓶起,他就各方面都表现得实力强劲,让我觉得这个人不帅才不正常,因此生不起半点攀比心理。

但最近有件事让我注意到了我们俩之间外表方面的差距。

我有一些写作方面的工作,需要配合出版社交稿、修改,而自从负责我的编辑知道我的故事里有一部分是我亲身经历后,就经常让我提供一些出版素材,包括但不限于书里出现的建筑、怪兽、人物等等。

最近书要再版,出版社就让我搞点粉丝福利。责编觉得书里男一男二很基(按理说大部分内容都是我很早以前写的,那时候跟闷油瓶还是普通战友关系,不知道她从哪里看出来基的),并跟我大谈“男色时代”,企图让我和闷油瓶——主要是闷油瓶——出卖点小色相来为图书销量增加筹码。

我本来坚决不从,我是个正经的文艺工作者,用胖子的话来说,就是很在乎自己的贞洁①。但胖子自己反驳了我这点,说你有个屁贞洁,伸手守宫砂给我看看。并给我梳理了一下我们当前的财政状况,存款没有,外债不少。

恰逢美女编辑打飞的过来催稿,胖子被美色所惑,当即扒了我衣服咔咔两张,我反抗不能,心想要死一起死,于是跟胖子一起诓闷油瓶说工作需求要看一下他的纹身,也许是他对我们不设防,又或者是因为我承诺说跟他一起洗热水澡,闷油瓶答应得很爽快。

拍好的照片要做一些模糊处理,编辑开了电脑将两张图片放在一起对比着看,不时“啧啧”两声,跟我说:“关老师,你朋友这肌肉,绝了!”大概是我在旁边站着,她又捎带着来了句:“你也不错啊,看不出来腰这么细,屁股也很翘。”

胖子凑在旁边:“那当然,咱们天真当年可是倒斗一枝花,与小哥并称神盗侠侣雌雄双煞……”

“滚你丫的,谁是雌?”我怒道。

我心里很不乐意编辑这么评价我,我没有肌肉的吗?为什么称赞闷油瓶就是肌肉美男,到我这里就腰细腿长屁股翘了?

我凑到电脑前打量,其实我跟闷油瓶就露了个上半身,我那张尺度稍微大点,是冲澡的时候胖子偷拍的,只拍了后背,不过光线意外得很不错,编辑精挑细选之后确定了这张,正在往靠下点的地方做圣光打码。

图片

闷油瓶则拍了前面,照片上他正在脱衣服,胸口的麒麟纹身看着很是威风,臂膀结实腹肌分明,肌肉线条很清晰,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精壮有力。

图片

我来回看了几次我跟闷油瓶的照片,最后只能承认,差别是有点大。

我在雨村定居后不需要像以前那样东奔西跑日晒雨淋,成日里和胖子吃吃喝喝打打牌,提前过上了养老生活。安逸使人懒惰,我本身就不是容易有肌肉的类型,平时运动又不勤,从前上山下海磨出来的一点腹肌现在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我捏了捏自己有些软的肚皮,不由一阵伤感。

当晚我就跟闷油瓶说我以后要跟着他锻炼,一定要把我的腹肌胸肌臀大肌练回来!

闷油瓶摸了摸我的肚皮,大概是看我这么坚决,难得主动说现在就可以开始练。

闷油瓶并没有特意练过肌肉,他的肌肉块不是特别夸张,但都是真材实料,发力时摸上去硬邦邦的。

他刚洗完澡,应我所求躺在床上给我研究一下腹肌。

其实在绝大多数我跟闷油瓶的相处时间中,我们都是以一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样子出现在对方眼前的,双方很少关注彼此的外表——逃命都来不及,哪有空看你胖了瘦了脸好不好看身材苗不苗条。

况且我们都不是那种看脸的俗人②。

所以这么长时间,我还真没好好观摩研究过他的身材。

闷油瓶算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穿着衣服你看上去会觉得他甚至有些瘦弱,但一脱光,才会发现这个人其实相当健壮。他身上的每块肌肉都不是花样子,都会在必要的时候发挥巨大的作用。

我按了按他的胸肌,细腻Q弹有光泽,羡慕极了,发自内心地夸了他两句,没想到闷油瓶挺谦虚,反过来揉了揉我的,说:“你也很好。”

好在哪儿?平吗?我很是悲愤。

愤怒使我胆肥,我不仅上手摸了闷油瓶,还低头咬了他一口,口感相当不错。

接着我就看见手下的皮肤上细细的墨色线条蜿蜒着浮现出来。

喂!我瞪了闷油瓶一眼,不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就算了,想什么杂七杂八的呢小伙子。

闷油瓶低声笑了下。

他卡住我的腰量了下,说:“得增重。”

我问:“练成你这样要多长时间?难吗?”

闷油瓶看着我认真道:“难。”完全不假思索。

“你现在太轻了,要多喝牛奶。”闷油瓶颇有些语重心长:“不能挑食。”

他这语气太像我爸了,我捏了捏他的腱子肉,应了句:“是,哑爸爸。”

闷油瓶又笑了声。

说干就干,我上网查了几种练腹肌的方法,给闷油瓶看过说可以,其实练肌肉无非就是用更多的时间更大的强度去调动锻炼身体肌群,闷油瓶的锻炼时间和强度远非寻常人所能及,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跟着网上的课程练练先。

其实我做卷腹动作的时候,腹部还是能看到明显的肌肉线条的,只是不像闷油瓶那样有漂亮的肌肉块。我让闷油瓶跟我一起练,旁边有他的成品对比可以激发我的斗志。

闷油瓶的腹肌相当漂亮,很多人的腹肌是不对称的——腹部肌群包含四块肌肉,我们常说的腹肌,其实是其中的腹直肌,腹直肌是一整块肌肉,被腱划分成了几块,这个是天生的,很多人的腹肌被划得大小不一乱七八糟,练出来也不见得多好看,闷油瓶就不一样了,老天爷在这方面对他格外厚待。

我做卷腹,做完半组就摸摸闷油瓶,很眼馋他的肌肉,摸了几次之后闷油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坐在旁边看着我。

我有点心虚,心想他是不是被我搞烦了,不乐意陪我练了,于是也放缓了动作。

没想到闷油瓶看了我一会儿,突然翻身压了下来,两只手撑在我脑袋边上,整个人把我“罩”了起来。

我脑子一懵,对上闷油瓶黑沉沉的眼睛,觉得运动好像有成效了,腹部在慢慢变热。

我咽了口口水,觉得嗓子有些干哑:“干、干嘛?”

闷油瓶慢慢将身体沉下来,我愈发紧张,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然后感觉额头被亲了一下,闷油瓶语气里带着笑:“俯卧撑。”

俯卧撑?

闷油瓶一起一落,在我身上又做了一个,道:“你继续。”

继续什么?这还能继续吗?

……

我的腹肌训练计划只开始了一个晚上就被迫终止,都怪闷油瓶。

END

注:①《盗墓笔记重启》:“谁说我们是来开张的?”我看着金万堂,金万堂立即看着胖子,胖子忽然尴尬,做作的怒骂:“你他妈闭嘴,我们现在是从良的人了,从良知道是什么意思么?就是很在乎自己的贞洁!”

②胖子:骗鬼呢你,你对张秃就不是这个态度!

节选一段原著:

写张秃:

其中一张床上坐着一个有点发福和秃顶的中年人,满脸油光发亮的,看见我进来,很神经质地站起来和我握手,说道:“幸会,幸会,鄙姓张。” 

我对这人第一印象不好,不过出于礼貌,我还是和他握了一下,他那一双手倒是非常有力,看样子以前也从事过体力劳动。 

那张秃头看我和那女人谈得投机,把他一个人撂在一边,大概有点不爽,自顾自睡觉去了我看这个人年纪已经到中年,脾气还像小孩子一样,不由好笑,真是一百年不死都有新闻,不知道相处下去会不会融洽。

写小哥:

看惯了两人的便装打扮我猛地感觉很不适应。闷油瓶身材匀称面无表情穿着西装倒是非常潇洒惹眼得要命。

 

哈哈哈张秃版小哥真的好玩,其实吴邪第一次见小哥(也不算第一次见,第一次相处)对小哥印象也不算好啦,嫌人家闷,说“特讨厌“——

说实话,我二叔两个伙计很好相处,都是实在人,就这拖油瓶,一路上屁都没放一个,就直勾勾看着天,好象忧郁天会掉下来一样,特讨厌!我一开始还和他说几句话,后来干脆懒的理他。真不明白三叔把他带来干什么。


漫画刚出的时候就想看小吴摸小哥腹肌的梗,后面 @Set Fire to the Rain 同学也点梗说想要看,不过跟点梗的内容有点偏差希望亲不嫌弃~

隔了好久才写出来,咸鱼了好久啊……